成都耍耍网 首页 财经 查看内容

近年来酷派手机销量下滑,已连年巨亏

2017-8-25 16:23| 发布者: 1st57| 查看: 419| 评论: 0|来自: 成都耍耍网sangnajie.cc

摘要: 受大股东乐视债务缠身影响,7月以来酷派遭多家银行诉讼索债,寻找战略合作者、布局海外已成为酷派破解危局的重要途径。
酷派信息港。酷派信息港。

  国产手机品牌酷派,最近的日子有些艰难。近一年多来,酷派先后被曝出业绩巨亏、高层换血、新品延发、应届生解约风波等消息。而受大股东乐视资金链问题,酷派的股价也随之走低。

  酷派的明天在哪里?正如刘江峰所言,“酷派现在至少还活着,虽然有一些困难,但我们的研发生产都没有停止。”

  酷派发布了一款新机型。酷派集团首席执行官刘江峰表示,国内外市场本来是不应该分开,目前酷派的重点放在海外“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战术。在多名业界人士看来,酷派将重心放在国外市场不失为一招“好棋”。

  连遭诉讼,酷派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基于对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酷派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约52%,且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酷派集团(02369.HK)再次发布公告称,酷派近日接到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的民事起诉状,被要求补足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约8996.7万元。

  实际上,早在7月份酷派就因为偿债问题被债主起诉。7月27日,酷派集团就曾发布公告称,公司被平安银行(11.1100.181.65%)深圳分行起诉要求提前还贷款8000万元。就此公告,南都记者曾致电酷派集团首席执行官刘江峰。刘江峰回应称,“以公告信息为主,公告的情况都看得到。”

  “现在酷派出现的情况是因为大股东负面缠身,导致整个市场对酷派形成了信任危机,并不是运营层面的问题。”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分析称,“这笔款项当时还没有到期,是正常的贷款行为。为什么平安银行要提前结贷款?不相信你到时候能还钱,出现了信任危机,这是因为大股东出问题了,欠了那么多钱。”

  “刘江峰团队还是很强的,当时大家对这个团队是看好的。”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告诉南都记者,本来酷派有很好的机会,后来还是被乐视拖累了。酷派在资金上有很大的短缺,短期内还看不到能够解决的办法。

目前,乐视是酷派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6月,乐视在推出超级手机后不久,即出资21.8亿元入股酷派,以持股17.90%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随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获委任为执行董事。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次出资10.47亿港元(折合约人民币9亿元)增持酷派股份。目前,乐视持有酷派股份28.83%,是酷派的单一最大股东。2016年8月5日,酷派创始人郭德英辞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贾跃亭从执行董事职位获委任为酷派集团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不过,郭德英及其家族还持有酷派9.21%股份。在乐视入主酷派后,2016年8月16日,华为荣耀原总裁刘江峰成为酷派集团首席执行官。

  近三年,酷派手机业绩不断下滑

  据媒体报道,按照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后当时预计,乐视+酷派2016年智能手机总销量在5000万~6000万部,2017年销售量有望突破1亿部。但是,理想和现实有差距。

  截至目前酷派还未发出2016年年报。而根据今年5月31日酷派发布的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2016年酷派亏损42.3亿港元。这一数据比预期的还高。早在去年11月18日,酷派就发布了盈利警告。酷派当时预计,2016年年度业绩亏损约为30亿港元。

  酷派手机销量下滑,是亏损的一大原因。酷派解释称,比对2015年同期,截至2016年10月31日,10个月销售减少约43%。“销售减少主要由于本地智能手机市场衰退及竞争激烈,及集团仅于2016年下半年推出一款新智能手机产品,且一直专注于清理库存。集团不断通过业务重组及公开零售渠道发展调整业务策略,然而,这些措施显著改善集团的销售表现仍需时间。”

  事实上,近几年酷派手机的销量不断走低。市场调研机构T rendForce数据显示,2014年,酷派在全球市场出货量约为4901万部。然而,这一数字与酷派当年初预计的6000万部有不小的差距。到了2015年,酷派的出货量约为3800万台。而刘江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16年酷派出货量约为1500万台。

  在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看来,酷派困局在于其过于依赖运营商渠道。“酷派是内地第一批做智能手机的厂商,2001年正好是联通推广CDMA,酷派做出了内地第一款智能机。在功能机时代,酷派能最早做出高端智能机,郭德英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内地的‘智能机之父’”。

  孙燕飚介绍,“从2003年到2010年三大运营商都大规模定制手机,酷派懂得运营商渠道的游戏规则,和运营商都有合作,它又是最早做智能机的,因而迅速做大,2012年形成了‘中华酷联’这个说法。”

  不过,好景不长。孙燕飚补充道,“2013年,手机厂商面临供应链短缺,当年12月各大手机厂商向供应商下了很多订单。而在2014年6月30日,三大运营商开始降低补贴,造成了运营商渠道手机大量库存。”按照孙燕飚当时的测算,2014年时手机厂商库存大概达到2亿部,其中“中华酷联”四大厂商如果占一半,就是1亿部的库存,其中酷派库存可能超过2000万。

  接连失利,旗下两个品牌被剥离

  2014年,正是“小米模式”受到追捧的时候。酷派也曾在2014年进行多元化布局,一方面创立互联网手机品牌“大神”,一方面推出面向社会公开渠道的手机品牌ivvi。不过,据孙燕飚介绍,虽然酷派也推出了“大神”学小米,但是这一策略并没有成功,没有赚到钱。

  酷派的“大神”很快就完成了历史使命。据媒体报道,酷派先是与360公司合资成立奇酷公司,后又引入乐视为第二大股东,随之引发三方“口角”。最终,酷派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大神”被360公司切走,超过300人的酷派原产品线和供应链团队也被带走。这对酷派来说是不小的损失。

  此后,酷派的另一品牌ivvi也被出售。2016年12月2日,酷派集团向深圳超多维出售酷派移动80%股权,交易金额为2.72亿元,超多维成为ivvi手机品牌最大股东,酷派集团原总裁李斌成为新公司的CEO。而在今年3月1日,从1996年就加入酷派的李斌辞任酷派集团执行董事。

  对此说法,多名业内人士表示认同。“酷派出现了资金问题,资金不足也导致刘江峰团队英雄无用武之地。”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认为,酷派的状况主要还是受乐视牵连,“去年乐视危机爆发之后,酷派整个股价都往下跌。”

  手机行业一位资深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对于手机公司来说,团队和现金流都很重要,“酷派最大的问题是现金流出现问题了,如果团队和现金流都没有了,后面发展会比较困难。”

  2016年6月17日乐视入主酷派时,酷派股价为1.53港元,乐视被曝资金链紧张后,酷派的股价开始进入下滑通道,最低时至0 .66港元。由于2016年业绩延期公布,酷派于今年3月31日起停止交易,停牌前股价为0 .72港元,至今尚未复牌。今年7月11日,酷派集团还被深交所调出深港通下的港股通股票名单。7月14日晚,内地一家基金公司发布估值调整称,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ET F除外)持有的“酷派集团”按照0 .11港元进行估值,下调幅度高达85%。

  但是,在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看来,下调的估值本身也不合理,没有考虑物业的价值,酷派信息港也归酷派集团。“即使酷派不做手机了,物业也价值好几十亿元。”

  土地储备可观,房地产企业是否会接盘?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酷派信息港,酷派的土地储备十分可观。据媒体报道,宇龙酷派东莞松山湖生产基地占地500亩,总投资超过5亿元,首期工程在2010年1月28日正式投入生产。

  此外,2014年,西安酷派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在西安高新区西沣路以西、铁路南横线以南、洨河以北地块规划建设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该项目占地面积为87457.9平方米,约131.187亩,总投资6亿元;2016年7月1日,河源市源城区与酷派集团、深圳市弘稼科技有限公司举行签约仪式,后者将在源城区投资200亿元建设弘稼河源现代农业生态园。据双方签订的协议,弘稼河源现代生态农业园项目总投资达200亿元,规划面积达4.5平方公里,计划用10年时间分两期建设,其中一期建设用时3年,计划投资50亿元,开发面积1800亩;2016年9月,酷派天安云谷项目动工。该项目位于松山湖新城大道,规划占地22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66万平方米。

  最近关于“酷派国内业务转型为房地产,海外业务保持不变”的消息不断发酵。8月3日早上,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酷派终于要被乐视卖了,传深圳地产公司接盘酷派上市公司,近期公布。”

  据相关媒体报道,刘江峰在8月16日酷派新品发布会上表示,目前酷派与乐视在业务上已经没有太多的合作,双方主要是股权关系。“现在很多新闻都在从乐视的角度讲酷派,但我想说酷派是酷派,乐视是乐视。”

  对此,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分析称,“虽然郭德英当年萌生退意,将酷派卖给大股东,但是酷派是郭德英创办,他目前也还是酷派的股东,有可能回归。不过,他回归也很困难,当年和他创业的团队没有了,如果容易早就回了。”

  焦点

  酷派发力布局海外市场

  今年7月底,南都记者在深圳华强(26.0200.371.44%)北走访时发现,与现在市场格局一致,在华强北电子产品街上华为、OPPO、vivo、小米、苹果等品牌的专卖店随处可见。记者走访的三大运营商营业点,都没有酷派手机产品。其中一家运营商店工作人员表示,“酷派现在都很少了。”与其它品牌的专卖店人来人往相比,这里的酷派专卖店也显得相对冷清。

  不过,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指出,最近酷派在线下渠道销量还有反弹。根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覆盖全国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21个城市,9842家线下手机实体店的销售数据统计结果计算,2017年6月,酷派在中国手机品牌销量中位列第12名,与5月份的第13名相比上升一位。

  “中国移动4G +来了,在运营商推4G +市场策略补贴下,酷派销量会回盘,让它活下来没问题。”孙燕飚解释称,只做运营商市场,也可以跑量。不用那么多人,成本降下来很简单,“酷派可能会象征性做国内市场,它的重心会转移到海外市场。”

  在孙燕飚看来,酷派走海外市场是顺延,比如印度市场落后中国三年,智能手机产品至少落后中国两年,酷派在国内做的是中低端机型,顺延到海外很正常,供应链也有保障。

  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多名业内人士也认为,海外业务是酷派的一个选择。“客观来说,去年到今年,酷派的海外业务进展还可以。”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说,去年至今,酷派海外出货量也有1000万部。资深通信专家项立刚表示,海外市场竞争没有中国市场激烈,“在海外市场,去印度、东南亚、南美都有可能。”

  “酷派今年目前只发布了两款手机,也没怎么卖。因为资金不足,就算产品开发出来,供应商压力也会很大。供应商也知道酷派缺钱,没人敢给你放账期,很多都需要现款结。整体来看,没有钱去做宣传推广,也没有钱去做渠道,资金短缺限制了酷派的发展。”王艳辉表示,如果乐视没有出问题,酷派通过收购、重组等方式还有运作的空间。一旦酷派的资金问题解决,它还是有机会的。

  “这个市场每隔几年都会变化,只是资金进一步遏制了酷派的发展。手机业务怎么发展关键看有没有钱去发展,以及能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目前,华为、OPPO、vivo、小米四家公司基本垄断了国产手机市场。”王艳辉说,手机行业的竞争格局短期内很难改变,留给酷派的机会不多了。

  观察

  酷派应先厘清市场定位

  作为一家有着20多年历史的老牌手机企业,酷派在手机行业里的地位毋庸置疑。酷派从深圳起步,由于最早在国内抓住了智能机的发展机遇,依靠运营商渠道,迅速占领了市场,一度成为国内一线手机品牌,在“中华酷联”的市场格局里占据一席之地。

  这么大的一家手机企业,为什么市场状况突然急转直下?在业内人士看来,正是由于过于依赖运营商渠道,在运营商补贴减少的情况下,酷派的市场状况也遇到了一定的问题,销量连连下滑。

  2014年和2015年,高性价比的小米受到消费者的追捧,小米线上模式也成为了手机行业学习的标杆,一度是国内出货量最高的智能手机企业。最近两年,OPPO、vivo通过线上渠道崛起,又成为手机行业里的独特现象。然而,同样来自深圳的手机企业华为,虽然没有成为线下或者线上渠道里最受追捧的手机企业,但是却成为手机行业最耀眼的企业之一。其中的原因还是坚持产品创新,注重品质和品牌。

  酷派虽然学过小米,但是却没有帮助酷派逆转。乐视入主酷派后,尽管当时外界也普遍看好,但是后来却举步维艰。创业时期的高管出走,缺少资金,对于酷派的发展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目前,从国内市场来看,华为、OPPO、vivo、小米四家手机公司占据国内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对于酷派来说,想要重回一线手机品牌行列,短时间内恐怕会很难。摆在酷派面前的选择不是如何做大做强,而是如何厘清市场定位。

  正如业内人士所言,酷派仍然有生存的空间,专注海外市场、做小而美的品牌都是酷派的选择方向。不管酷派的未来如何选择,都值得深圳手机企业去思考。在消费者需求越来越多样化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在手机行业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基业长青呢?不断坚持产品创新,注重品质和品牌或许才是手机企业的立足之本。

  声音

  现在酷派出现的情况是因为大股东负面缠身,导致整个市场对酷派形成了信任危机,并不是运营层面的问题。

  ———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

  这个市场每隔几年都会变化,只是资金进一步遏制了酷派的发展。手机业务怎么发展关键看有没有钱去发展,以及能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目前,华为、OPPO、vivo、小米四家公司基本垄断了国产手机市场,留给酷派的机会不多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站公告
网站活动
网站站务
服务支持
社区求助
建议分享
资源分享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